推荐资讯

他莫名其妙的看了眼我可我却瞪了他一眼并示意他出去

发布时间:2018-06-19 18:09 浏览:
周围人自然要听从霍三爷的,可陈皮看了看周围的人,冷冷的说道:“众位应该认识我吧?当年我为了霍三爷,曾经被砍了八刀,可是到如今,他为了杀人灭口竟然动我老婆和儿子,你们还要动我吗?”
 
    霍三的这些手下,彼此看了看,竟然没有人动手拦截陈皮。霍三可真的气坏了,指着周围这些手下骂道:“你们这帮吃里扒外的混蛋,老子平时对你们都不错,现在这么对老子?”
 
    话音未落,霍家老十二脸色阴沉下来:“霍三,我曾经怀疑过你杀了我三哥,可没有证据,我也不能说什么,现在你手下亲自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霍三气的是浑身哆嗦,他看着陈皮离开的背影,说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我的嘴角却带出一抹弧度。
 
    霍三自认为平时对这些手下够意思,可实际上人总是贪得无厌的。他并没有派陈皮去杀霍平东,可是有一次,陈皮想送孩子出国,管他借一百万,这个家伙竟然连连推辞,就是不肯借对方一百万。
 
    为了这件事情,陈皮曾经在酒醉之后和霍家的这些小弟说过,而其中一个人就是我们盛世收买的。知道了这件事之后,秃子找到陈皮,并且拿了二百万,要求对方今天演这出戏。陈皮当时还在犹豫,可秃子却告诉他,只要他同意,我就帮他订好了去外国的机票,并且会帮他在外国开个酒吧,让他全家移民到外国。
 
    可如果对方不同意,秃子告诉陈皮,我和霍三迟早生死相搏,到时候难免祸及家人。
 
    陈皮虽然不愿意,可想到以后再也不用在这里卖命,为了孩子和老婆,也只能对不起霍三爷了。他之所以转身就走,是因为如果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
 
    事出突然,霍三完全傻眼了。过了半天,他突然指着我说道:“你,肯定是你这小子搞的鬼,你是不是花钱收买了陈皮?让他诬陷我?”
 
    我平静的看了眼霍三,冷漠的说道:“如果你不是丧心病狂的要杀陈皮,我也不会趁机而入,不是吗?”
 
    霍三连连点头,缓缓的站了起来:“林白风,果然是你搞的鬼,今天我就让你死在这里。”
 
    他刚想让人动手,却听到霍家老十二冷笑一声道:“霍三,你杀了自己的长辈,现在还好意思用霍家的人对付外人,简直太不要脸了。”
 
    霍三回过头看了眼十二叔,冷冷说道:“十二叔,你的意思是什么呢?”
 
    霍十二活动了一下脖子,阴狠的说道:“不管怎么说,你总是霍家人,只要你交出那个账本,我什么都不会说。”
 
    我倒是没想到,霍家人内斗如此厉害,竟然有人主动帮了这个忙。
 
    霍三爷虽然猖狂,但是他还真的没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付自己的长辈,脸色阴沉如水的说道:“十二叔,今天的家族会议就到这吧!不管真相是怎么样的,我现在都是霍家的家主,这个账本必须放在我手里。”
 
    几个霍家人冷冷的看了眼霍三爷,可最终没有说话,只是叹息一声离开了这里。而其他的人犹豫了许久之后也离开了,最终剩下的只有霍家老十二爷和霍三,以及霍天赐等几个人。
 
    霍三爷看了眼十二叔,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交代,可我要先解决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对霍天赐下了杀手:“给我杀了他。”
 
    三四个人已经冲了过来,可门口的大门突然之间被人砸开,谢龙和左青等几个人大踏步的走了过来,而在他们身后,则是倒的七扭八歪的霍家的手下。
 
    霍三爷这下可傻眼了,退后两步后说道:“林白风,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看了眼霍三爷冷笑道:“三爷,我知道你的账本放哪里?不就是在花旗银行的保险柜里吗?你别以为那里万无一失,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是魄力。”
 
    说完之后,我走到前面那大屏幕前,打开电视,可是霍三爷根本想不到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江春电视台的屏幕上,一个记者正站在距离花旗银行不远的地方说道:“我是江春记者李乐乐,现在在花旗银行向您报道,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有几个持枪歹徒冲进花旗银行,为了减少伤亡,花旗银行的人并没有反抗,现在我们对银行人员进行采访……”
 
    摄像头越来越近,却见花旗银行门口的玻璃也破了,而两个银行职员满脸惊恐的坐在柜台前。
 
    记者问其中一个银行职员:“请问,歹徒抢走了什么?”
 
    这个银行职员磕磕巴巴的说道:“他们并没有抢钱!”
 
    说道这,另外一个银行职员瞪了同僚一眼后说道:“对不起,我们不接受采访。”
 
    这个记者似乎还要采访,可一个主管样子的人快步的走过来,满脸阴沉的说道:“我们这里是私有银行,请你们让开!”
 
    电视里的东西还没演完,霍三爷的电话却响了。
 
 第七百三十二章 得手
 
    霍三爷看了看手机,脸色彻底变了,他猛然指着我说道:“林白风,你这个王八蛋,竟然真的去抢银行,你疯了吧?”
 
    “我们虽然很熟,但你这么说我,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看了看周围的人说道:“咱们可以走了!”
 
    霍三爷脸色阴沉的说道:“你别以为招惹了我之后,这么容易就能走,你还真以为凭你们几个人,真的可以从我们霍家大厦中离开吗?”
 
    我冷笑一声道:“我承认,你这里至少有百人,而且周围都是你的夜店,一声令下,能够集中上千人。可那又怎么样呢?你如果敢动我,你的账本就会出现在省城公安厅厅长的桌子上。”
 
    霍三爷沉默了下来,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其他人:“你怎么才能将账本给我?”
 
    我笑了笑道:“等我心情好点再说吧!”
 
    霍三爷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可最终却依然忍住了,脸色阴沉的说道:“让他们走!”
 
    他的几个忠心耿耿的手下,纷纷劝他不要相信我的话。事实就摆在眼前,霍三爷虽然不愿意,但现在也没有什么选择了,冷哼道:“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带着这些兄弟离开了霍家大厦。
 
    左青皱眉道:“我们这么做能行吗?”
 
    我笑着说道:“反正已经做到这一步了,行不行,明天就知道了”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出去跑了一圈之后,快步的来到了盛世建筑公司。如我计划的一样,今天一早,盛世建筑公司周围果然有很多的陌生人,燕九本来想找小弟来收拾他们,可我只是摇摇头。
 
    如果计划没有问题,这些人下午将会全部消失。
 
    八点钟了,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上班,我则坐在总经理办公室,批阅着那无数的文件,燕九站在我身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了:“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能坐得住?”
 
    我抬起头,瞪了他一眼后说道:“我必须在这里坐着,因为我要让霍三这个老东西,知道我在这里,他才能放心的去那里。”
 
    大约八点半左右的时候,秦念穿着一身旗袍走了进来,她的样子不由让我呆住了,皮肤本来就白,加上蓝色的缎子面,将她的身材显现的更加动人。
 
    可秦念心情似乎不好,走到我面前,冷冷的看着我:“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笑了笑:“很简单,我在等着失败之后,抱着你大腿哭呢。”
 
    这句话让屋子里的气氛似乎缓和过来了,可秦念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没人和你开玩笑。”
 
    突然,电话铃响了。
 
    我快速的接过电话,而周围人也紧张起来。
 
    好半天之后,我才放下电话,看了看周围的人后说道:“霍三离开了自己家,至少有三四十个保镖跟着他。”
 
    秦念脸上终于带出了一抹笑容。可表情再次变得很冰冷:“这只是开始,万一他不是去那里呢?”
 
    我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上的笔,闭上眼睛。而其他人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等在这里,那种感觉就如同有人要拿冰块塞入你的脖子,真是让人觉得痛苦的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又有人来了个电话。
 
    我猛然站了起来,而其他几个人的目光也放在了桌子上的手机上。深吸了口气,缓缓的接过电话,对方的声音虽然冷漠,但却带着一丝欣喜:“这件事,给你记大功一件。”
 
    我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声音中带着兴奋之音:“不用记功,因为扳倒霍三,是我早就想要做的事情了。”
 
    当我放下电话之后,秦念等人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我点点头后说道:“没错,成功了。”
 
    好!念脸上更加难看。
 
    燕九彻底的无语了,他莫名其妙的看了眼我。可我却瞪了他一眼,并示意他出去。至于其他人,也没有这么不开眼的,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我看了看满脸寒霜的秦念,笑着给她接了杯咖啡,放在他面前,温柔的说道:“你怎么了?”
 
    秦念冷冷的说道:“没事!”
 
    我苦笑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可是我必须要这么做的。”
 
    秦念抬起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后说道:“你干掉霍三之后,是不是要对付齐四,然后呢,去省城对付盛家?再然后呢?”
 
    我皱了皱眉头道:“我不想招惹这些人,可是我没办法。”
 
    秦念猛然站了起来,可脸上却带出了一抹苦笑:“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你什么了,这辈子你这么折磨我,难道你就不能自私一次,陪着我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吗?”
 
    我看着对方,轻轻摇了摇头后离开了这里。
 
    其实,昨天晚上,秦念曾经找到过我,并告诉我,她在澳大利亚已经收购了一个庄园,如果我这次没有拿到账本,希望我能够和她去澳大利亚生活。
 
    当时,我虽然没有答应她,可确实有些渴望这种生活。只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成功了,那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下了楼,我对着几个小弟挥了挥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