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不过我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来的如果莫名其妙的被砍死

发布时间:2018-06-19 18:04 浏览:
 保安队长眉毛挑了挑,活动了下身子说道:“原来你是霍少爷请来的保镖,我说怎么这么猖狂!要不这样,我毕竟是军人出身,咱们比划比划。”
 
    我看了眼对方,慢慢来到他的面前,这个保安队长比我矮半头,却毫不犹豫的盯着我,仿佛一头伺机而动的恶狼。
 
    可惜的是,这个保安队长还不够狠。
 
    从小打仗我知道先下手为强,对方刚准备亮出架势,我一个洋头就砸了过去,脑门直接碰到了保安队长的脑门上,巨大的力量生生的让保安队长生生的退后了步。
 
    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我冲上去一脚就踢在这家伙的小腹上,这保安队长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我根本没留情,上去对着他的脸就来了两下子,打得他鼻子和嘴都往外窜血,看起来惨不忍睹。
 
    周围的保安一脸震惊,本能的抽出了警棍。我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手中已经抽出了铁棍,指着他们说道:“说好了一对一的比划,你们想要以多欺少吗?”
 
    这些保安眼见我抽出了铁棍,就知道我不是一般人,脸色难看。可他们队长倒在这里,要是不动手还说不过去,就在他们左右为难之时,不远处突然有人说道:“住手!”
 
    从上面快速的走下来一个男人,他大概三十五六岁,满脸的正气,从面相看是个很正直的人。
 
    霍天赐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眼中带出了一抹笑容,大声说道:“表姐夫,我在这里……”
 
    对方看了眼霍天赐,皱眉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霍天赐愣住了,脸上难看的说道:“我当然来参加家族会议。”
 
    那人快步的来到了霍天赐身边,低声说道:“你是白痴吗?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不知道吗?还敢来这里?快点给我走!”
 
    霍天赐不由的哆嗦了一下,可他看了看我,握紧拳头说道:“正因为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死的,我才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来这里证明我也是老霍家人。”
 
    那人眼中露出了一抹欣慰,可很快摇摇头道:“你这次虽然做的不错,但我这个当姐夫的绝对不能让你上去,这样等于害了你。”(((
 
    这个人话刚说到这里,我却已经挡在那个男人面前,淡淡的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霍天赐也许是怕我们两个起了冲突,焦急的说道:“风哥,这位是我表姐夫孙长路,他平时就对我照顾有加,不是坏人。”
 
    “风哥?”
 
    孙长路不由得挑了挑眉头,仔细的看了看我,不由惊讶的说道:“你是林白风?”
 
    我点了点头。
 
    孙张路的身子骤然绷紧,冷冷的盯着我说道:“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竟敢来这个地方?”
 
    我平静的说道:“我和霍三爷有仇,和霍家没仇。”
 
    孙长路看了看我,眼中的恨意略微少点,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林先生请在这里等一会,我向你保证,只要我在这里,霍天赐是不会出事的。”
 
    按照常理来说,我本就应该让霍天赐自己上去,可这事关我的计划,只好表现出蛮不讲理的样子:“抱歉,除了我自己之外,我谁都不信,霍天赐必须有我保护。”
 
    这话其实说的已经很不客气,孙长路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不过他挑了挑眉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半天之后,他终于点头道:“那好,请林总和我一起来吧!”
 
    三个人很快的上了顶层,打开电梯之后的阵势,却让我有些吃惊,笔直一条道路的两边,站着带着墨镜的黑衣人,而正前面则是一个金色的大门,这个大门比正常会议室的门要大两倍,显得十分宽阔,不过在我看来在这个顶层,弄了这么一个看似金碧辉煌的大门,似乎没有其他的用处。
 
    里面的人面显然已经看到了我,霍三爷的声音骤然传了出来:“林白风,是你这个家伙?来人,给我砍死他!”
 
    霍三爷刚刚说完,两旁的保镖已经从衣服里抽出短刀对准了我。
 
    “哎呦!”
 
    我笑了笑,不以为意的说道:“霍三爷,你们一个企业的家族会议,弄得和上刀山似的,不过我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来的,如果莫名其妙的被砍死,你这个霍家的当家人,恐怕也有责任吧?”
 
    霍三爷冷笑一声道:“林白风,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今天你来我们这里,属于闯入私人地盘,只要我杀了你往下一扔,你就是坠楼自杀。”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了想,突然笑道:“霍三爷,你说的有道理,可你有什么权利杀我?”
 
    霍三爷的声音骤然变冷:“凭什么?凭我是霍家家主。”
 
    “原来如此。”
 
    我点点头,嘴角带出一抹笑意:“既然你是霍家家主,那我带霍天赐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身为家主要为霍家带来好处,而我这次也是和通过霍天赐和霍家谈生意的,你们不在乎旧城区的改造吗?就算不在乎,现在地铁正在招标,我们第一建筑公司现在和国铁集团合作,也吃不下这里面所有的东西,不知道你们霍家有没有兴趣合作?”
 
    里面竟然没声了,过了半天之后,霍三爷冷哼道:“林白风,你进来吧!”
 
    我冷冷的扫了眼这些手中拿刀的黑衣保镖,嘴角带着一抹冷笑,大踏步的走了过去。这些人目光凶狠,有的人手臂在微微颤抖,仿佛真的准备随时砍过来一样。
 
    不可否认,在现在的江春市,如果杀了我,几乎可以名利双收。我却根本不在乎这些东西,刀山也好,火海也罢,走过就是了!我很快来到了金色大门门口,停顿了一下,看了看霍天赐说道:“霍少爷,请吧!”
 
    霍天赐拳头用力握紧,整个人深深的吸了口气,用力的推开了门,大踏步走进去之后,笑着说道:“众位兄弟姐妹,我来了!”
 
    谁都没想到,就在这个瞬间,霍三爷猛然拍了个桌子指着霍天赐道:“你这个不孝子,竟然和杀你父亲的凶手合作,简直是无耻之尤。”
 
 
    在左面第二个位置坐着的一个老人说道:“老三!你三叔的死虽然和这家伙脱不了关系,但警察可没抓他,这就证明他不是凶手。咱们还是谈谈地铁的事情吧!”
 
    我从资料里知道,这个老人就是现在霍家仅存的老一辈,排名第十二,一般被人称为十二老爷。
 
    霍三爷脸色有些难看,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长辈,虽然心里恨不得这老家伙死了,可表面上还得表示尊敬:“十二叔,那个凶手根本是替林白风顶罪的,你不能这么算了。”
 
    霍家老十二冷哼的看了眼霍三爷,冷淡的说道:“我不是警察,没资格查案,不过有些东西我却清楚的很。你的手下似乎也在老三死之前去过那里。”
 
    霍三爷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冷哼一声道:“十二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能动手杀了我三叔吗?”
 
    霍家老十二并没有和他正面冲突,而是和颜悦色的对着我说道:“林先生,你请坐。”
 
    可以看得出来,这位霍家老十二在这里也有一定的话语权,身旁的人立即给我拿了凳子,并给我上了杯茶水。
 
    我笑着点了点头道:“还是十二老爷通情达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