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做了决定的顾峥直接将他身上的包袱取了下来在扒拉开了几个能当砖

发布时间:2018-08-03 21:11 浏览:
 此时的将军府内竟是一波一波的开始围满了人,居中坐着的是一个三缕长髯,一脸儒雅的将领。
 
    他居于这一群浑身悍勇的将士之中,却是气势逼人,竟是让这些平日中最为桀骜的将军们,一个个的俯首帖耳,大气也不敢出的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命令。
 
    “国家危难之际,皇帝死讯竟是用这种方式被传了出来。”
 
    “诸位将领前来我这府邸之内,我也知道为了什么。”
 
    “为今之计,我倒是有一个计策,不知道诸位听听可行否?”
 
    “愿听将军的调令!”
 
    “那好!”李纲将下巴上的长须一抚,开始调兵遣将了起来:“皇宫守备和御前侍卫的兵力,我是无法调动。”
 
    “但是开封府的守备军队以及唯一的一支勤王的队伍,我们还是可以调配自如。”
 
    “你们这般,执我的将领,向西北和南方派出几支求援部队,让个地方受到了唐相爷阻止而未敢抵达的勤王的部队,速速朝着开封府的方向集结。”
 
    “告诉他们,国家的皇帝已经被金国人宰杀,而新的皇帝的皇位能否保住,就要看他们的拥立之功了。”
 
    “还有,开封府最多只能抗住金军三日的强攻,让他们这些人想要获得从龙之功的人,也要看看各自的真本领了。”
 
    李纲这话说完,一旁有一个专门负责守备军队后勤补给的将军,则是疑惑的问道:“李元帅,开封城内可以提供最少一周的补给,只要守军能够众志成城,我等依然能够扛过金国的第二次围剿的。”
 
    听到这里的李纲微微的一笑,回到:“不和那些将领说严重点,那些已经被朝廷的求和政策给吓破了胆子的地方将领,哪有那么大的胆子敢率领手下的将士们来驰援呢?”
 
    “也只有在国破家亡的特殊时期,才能让他们放手一搏呢。”
 
    说到这里老奸巨猾的李纲手底下就是一顿,继续询问他的亲卫到:“种师道那个老小子抓来了没有?”
 
    一旁的亲卫回到:“种师道大人病了。”
 
    而这个拽着胡子的李将军却是微微一笑,朝着他的亲卫出了一个极其馊的主意:“反正现在是宫内大乱的时期,开封府的事情还是交给一个靠谱的人来负责的为好。”
 
    “我看这种师道大人的病,纯属就是心病,你们将那现如今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开封府尹给我揪出来,直接将钟大人给扔进府衙当中。”
 
    “我敢保证,不出一时三刻,这位钟大人就要从床上爬起来,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开封府的岗位之上的。”
 
    “有了种师道给我安抚百姓,做我城池之中的后援,我等抗金的勇士,才能毫无后顾之忧的与即将来犯的金国精锐之师,好好的打上一场防守的战役。”
 
    “也不知道这皇帝陛下到底是被谁给宰了的,虽然是我们大宋国的皇室一辈子的耻辱,却是我大宋国百姓的一线生机啊。”
 
    “所以,为了宋国!我们必须,寸步不让!”
 
    “为了宋国!为了宋国!”
 
    府邸内越来越多的将士们自发的行程了这宣誓主权的海洋之中。
 
    他们从李纲的府邸之中出来,返回军营的时候,竟是再也不听那所谓的六丁六甲妖人的指挥,反倒是在这些人察觉到不妙想要逃跑的时候,直接就将他们捆了起来,吊在了旗杆之上,作为杀鸡儆猴鼓舞士气的一种方式。
 
    至于那种贪生怕死的求和派们,在听到了皇帝已死的叫声之后,就深知大事不妙,一个个的朝着皇宫的方向拼命的跑了过去。
 
    因为他们知道,从今天起,大宋国的天就要变了,而在那个皇宫内部,能够决出胜利之后剩下的最后一人,则是这大宋国今后的天。
 
    现如今在他们心中,抵御金兵的入侵是次要的,怎么在这种勾心斗角的博弈之中为自己取得最大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开封城因为这一个重磅炸弹一般的消息而风起云涌的时候。
 
    那个因为一直在南逃而造成的消息闭塞的宋徽宗同志,就这样悲哀的被人遗忘了。
 
    他并不知道那个把他赶下台,将他架空成为了太上皇,上台仅仅十四个月就被抓走的儿子,此时已经丢了性命。
 
    要是依照这个老东西的尿性,知道了现如今的大宋国群龙无首的话,他一定会恬不知耻的班师回京,以至高无上的权利者的身份,再一次的出现在开封府的国都之内。
 
    可惜,蝴蝶的翅膀就是这样的奇妙。
 
    这一次他的儿子死的及时,金国人也未曾逼迫的他一起回归,但是同时的,他也错过了争权夺利的最佳的时期,自动的退出了在历史舞台上,争夺最高权利的战争。
 
    此时的他在童贯的伺候之下,正率领着上千人的女姬,乐师,侍者所组成的小朝廷,以及上千人的军队,正朝着南边晃晃悠悠的行进,他们的身后悄无声息的,就跟上了一个索命的恶魔的尾巴。
 
    这尾巴自然就是顾峥。
 
    这一路上,顾峥已经观察了这队人马的行为方式许久了。
 
    说是他们是因为见势不妙才开始南逃的,都有点高估了这些人的军事觉悟了,这压根就是宋徽宗被人从朝廷中给赶了出来,心情十分不爽的打算去江南散散心的吧。
 
    你看看这一路上,但凡是见到了一个地势平缓或是山清水秀的地方,这原本的皇帝老儿他就不走了。
 
    摆下了案马的,又是踏青,又是野营,吹拉弹唱还样样不能少。
 
    什么时候这位大爷的诗兴大发起来的时候,在吟诗作对的同时,身后还得有个笛子啊丝竹啥的伴奏。
 
    真是雅的不能再雅了。
 
    趴在草丛中暗中吃土的顾峥,再一次确信了,投胎还真是一个技术活的事宜。
 
    你看他平日中所帮衬的这群人物,最牛逼的莫过于中汗王了。
 
    可是在他替人翻身的那几年中,日日里不是在马背上就是在行军休息的空隙中度过的。
 
    等到他将偌大的江山打下来的时候,这咸鱼的面就算是翻了过来,享受的小日子就被委托人给承接了。
 
    就算是给他投身到这群末日皇帝的身上,为了任务,肯定也没有委托人能够放任他这么作为的。
 
    越想越来气的顾峥,直接就将嘴上叼着的一根甜草根给吐出去了老远。
 
    麻蛋,现在的宋徽宗吃的是旁边的大美女给递过来的甜果子,而我现在却是在挖草根吃。
 
    这还有没有人性了!
 
    想到这里的顾峥,就下定了他手刃仇敌的决心。
 
    只不过这皇帝老儿这样的人,死前也不能让他舒服了。
 
    做了决定的顾峥,直接将他身上的包袱取了下来,在扒拉开了几个能当砖头用的硬馒头了之后,就将包袱最底下的那个最后剩下的‘万人敌’给拿了出来。
 
    看着这个杀伤力极其大的铁疙瘩,顾峥的眼神闪闪发亮。
 
    因为只要解决了眼前的这个大麻烦之后,他就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