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他的身后就是十一岁的彭羕还别说从表面上来看彭羕他确实不像是害

发布时间:2019-01-21 21:10 浏览:
  此时的涪县城下,马超的大军这时候还在休息之中。而他也还真就是不怕高沛做什么,因为别看高沛还有两万益州军士卒守着涪县没错,但是马超确实一直也没怎么把他们当回事儿。如果说换成是张任在此的话,哪怕他就只带一千人来,但却因为是张任在这儿,所以马超绝对会是很重视,但是如今这高沛嘛,呵呵……
 
    而此时的高沛是正站在涪县的城头上眺望着马超凉州军的大营,他这个时候确实也是感慨颇多。要说凉州牧马超马孟起还有他的凉州军,确实可以说算是自己的老朋友了,这么说是不为过。而确实也是已经打过好几次的交道了,可惜自己却从来没有占到过人家的什么便宜。而不光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反而最后还受了人家的恩惠,这些高沛可是一直都记得。
 
    不过高沛却也知道,此时可不是讲这些恩情恩惠的时候,敌对就是敌对,就是敌人。他马超马孟起既然正带兵入侵自己的家园,那么自己当然就要拿起兵器来保卫自己的家园。而且自己主公对自己还是很信任的,所以自己怎么能背叛自己主公?
 
    高沛这时却也是没有注意到,此时的他都考虑着这些东西了,又是信任,又是背叛的,如此其实只能反应出他内心的不安——
 
    马超的中军大帐中,此时则是众人齐聚,马超对众人说道:“各位,今高沛正带兵守御着涪县城,不知各位对此都有何想法?”
 
    众人听后,一时却还没什么反应。不过贾诩却是眼珠一转,这时候最先说道:“诩有一想法,还请主公定夺!”
 
    马超对他笑着点点头,“文和先生有话请讲,超自然是洗耳恭听!”
 
    “诺!主公,如今我军尚在休整之中,当然是无有任何动作。那么等我军休整完毕后,就要直接攻城,不过到时却要我军拿出十成的全力来进攻涪县才行!”
 
    马超闻言,眼眉一挑,随即便问道:“不知先生这是何意?为何非我军要用全力来攻城?”
 
    贾诩则是微微一笑,“主公当知,高沛此人胆量可是不太大啊,那么我军第一ri便拿出了最强的实力出来,一定会把他给吓到的,于是到了那时,那我们岂不是就可以……”
 
    说到这儿,贾诩没再往下说,只是看着自己主公,他知道自己主公是知道自己意思的。
 
    果然,马超说道:“哦?难道文和先生之意是说……”
 
    “主公,不错,就是如此!别忘了,我军可是有恩于他高沛,还有当时他所带领的那益州军近一万士卒的。所以对于高沛此人,诩认为是可以说服的!”
 
    郭嘉一听,眼前就是一亮,他因为投奔马超,来得晚,所以还真是不知道还有这回事儿。不过虽然他不知道高沛这人到底如何,但是从贾诩的口气中却不难听出,高沛此人绝对不是什么死忠的人,那么既然如此的话,还有什么不能说服的呢。也许还真就能成功也不一定,因为对郭嘉来说,人既然不是死忠的,而且己方更是对其人其人马都有恩惠,那么可以说是不是很难说服。
 
    关键还是贾诩所说的那样儿,要让对方看到己方的强大才行。而当高沛认为自己的人马已经再也不是己方对手的时候,然后己方这边儿再加把劲儿,基本上高沛就能被说服得了了。
 
    第一,他高沛不是什么死忠之人。而第二己方则对他有恩,虽然不指望他是什么有恩必报之人,但是应该也不是什么白眼狼。而第三,那就是高沛这人能识时务,只要他是如此,那么郭嘉就有把握说服其人,最后献城投降。
 
    马超一听贾诩所言,心说,要是真能如此的话,最后其实也算是兵不血刃地就拿下了涪县了,那如此当然是最好不过,但是这真能说服得了高沛吗,有这么简单?马超此时他感觉最多也就只有三成的把握,于是便继续问道:“先生觉得此事有几成的把握?”
 
    “七成!”
 
    贾诩很是干脆地吐出了两个字来,而马超一听,心说七成好啊,都超过五成了。而旁边的郭嘉则说道:“主公,嘉认为文和先生所说,确实可以一试。如此,嘉愿只身前往涪县,亲自游说高沛其人!”
 
    贾诩听后一笑,“主公,如今却有了八成半的把握了!”
 
    马超闻言心说,没想到郭嘉一人就能顶上一成半啊,看来他果然是个不错的说客,而且还是个高手级别的说客啊。自己不能比,估计也比不上啊。自己要是去当说客的话,别说增加一成半的成功率了,不降一成就不错了。
 
    马超觉得可以不相信自己,但是却很相信贾诩的眼光,他说有八成半的把握,那么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而马超在这上面,确实还是很相信贾诩的——
 
    于是马超的凉州军休息完毕后,就对涪县展开了大举进攻,这次可就已经不是第一次的试探了,而是真真正正实实在在的去进攻。还是由武安国带领着士卒攻城,而凉州军的士卒确实也是拿出了全力,别看是第一次攻涪县没错,但是经过了休息后,和马超对士卒们的激励,他们此时确实已经是拼了。
 
    结果凉州军士卒用了全力,和高沛一起守城的益州军士卒可就倒大霉了。怎么平时一般凉州军第一次都是试探xing的,可结果今ri怎么却变成了真刀真枪地来了,可这和传言的却不一样啊,差得可远了不是。
 
    “弟兄们,顶住!防御敌军,别让敌军上来啊!”
 
    高沛在涪县的城头上嗓子都已经喊哑了,可见今ri的战况确实是空前激烈啊。而之前无论是凉州军进攻葭萌关还是说梓潼,可从来没有哪个守将把嗓子喊哑了的,而且第一ri就已经哑了,真是可见一斑啊。
 
    当然了,确实凉州军此时也是越战越勇。因为毕竟从葭萌关一路到这儿,可以说他们是战无不胜,勇往直前,一路来到了涪县。先破葭萌关,后占梓潼,这么两次的大胜,可以说确实是军心大振啊,而士气那涨得更是不算少了。所以今ri攻涪县,那确实没得说,真正的实力体现,凉州军也确实要比益州军的战力更强,这个却是没有什么说的。
 
    此时守城的高沛,他是亲自拿起了一块檑石,直接狠狠地砸向了武安国的方向。他可是知道得清楚,武安国那在梓潼可是亲手斩杀了梓潼的守将。而他自己自问武艺不如武安国,所以必须得小心防范他才行。
 
    而武安国此时是心中暗骂啊,自己这都差不多远了就要登上城头,结果头顶上突然就飞来了一块檑石,而且还不偏不正的,于是他头赶紧往左边一偏,这才是躲了过去。不过接下来,就是更狠的了,人家涪县的益州军守卒直接是把油锅中的热油是冲着他便倒了下来。
 
    知道要躲不开了,所以武安国只能是用最快的速度赶紧离开了云梯,远远落在了地上。而高沛看到他如此,他这才放下心来。高沛他确实害怕啊,毕竟有人是前车之鉴,所以他之前也不得不是提心吊胆的。
 
    马超对旁边的贾诩笑道:“先生以为我军今ri如何?”
 
    “好,不错!主公,诩以为可以了!”贾诩微笑着说道。
 
    马超微微点头,于是便说道:“鸣金,收兵!”
 
    “诺!”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高沛听着凉州军这鸣金声,确实是犹如天籁啊。他赶紧是擦了擦顺脸淌下来的汗水,暗道,可算是他娘的撤退了,要不再猛攻的话,己方还真就可能要栽啊。也许自己真可能要守不住这涪县城了,真要如此的话,自己到底要何去何从。
 
    此时的高沛他确实是有些迷茫了,他这时候也就像是贾诩和郭嘉两人想象得那样,他已经动摇了,觉得自己战不过凉州军,那么最后自己就要惨败,如此的话,自己的下场会如何。可以说此时的高沛确实是足够脆弱,别看高沛不是一个那么软弱的人,但是依旧是被马超,被凉州军他们给打击得惨了。
 
    所以尽管马超已经命凉州军退兵了,但是高沛因为自己在那儿如思乱想,所以很久都没有离开涪县城头。如果此时有敌人在他身边的话,没准是一刀就能把他给了解了——
 
    退兵后的马超中军大帐中,马超对贾诩说道:“先生,不知此时是否到了时机?”
 
    贾诩点头,“主公所想不错,诩亦以为如今的时机已到,可以让奉孝出马了!”
 
    马超心中高兴,如果郭嘉真能是马到成功的话,自己也就不用让大军再费力的攻城了。
 
    郭嘉的身后站着跟随凉州军的彭羕,彭羕一听郭嘉要去游说高沛,他眼中也闪着亮光,看他那意思,他也想去。不过他却什么都没有说,这些时ri以来,可以说马超把他交给贾诩和郭嘉之后,他的噩梦就来了,尤其是那个看着像是人畜无害的大叔,看着虽然不错,但是比谁都狠啊。
 
    彭羕如今是从心里往外惧怕贾诩,也不知道贾诩用什么方法把他给治理得听话了。所以他才能乖乖的站在郭嘉的身后,他可不敢站在贾诩的身后,而他所想的是自己离贾诩是越远越好。
 
    马超则对郭嘉说道,“一切便有劳奉孝了,过一会儿奉孝便动身出发吧!”
 
    郭嘉点头,“嘉必当尽力而为,还请主公放心!”
------------
 
第四三一章 涪县郭嘉说高沛
 
    马超此时却是注意到了郭嘉身后站着的彭羕,他自然也知道彭羕最近的一点儿变化。所以他对此也不得不佩服郭嘉和贾诩这两个人,他觉得把彭羕交给他们两人那就是自己最正确无比的英明决定。
 
    此时马超则对彭羕说道:“你是否也想去涪县?”
 
    彭羕连忙点头,不过他可不敢在这场合多说,要不那个叫贾诩贾文和又该对自己下狠手了。
 
    郭嘉则一笑,转头道:“主公问你话,你就说!”
 
    彭羕点头,说道:“是,我确实也想去,不过却不知……”
 
    马超笑道:“你不怕危险便和奉孝一起去吧!”
 
    彭羕一听,顿时是喜笑颜开的,他此时是把胸脯一挺,说道:“我当然敢去!”
 
    众人都是一笑,马超却也对此没有再多说。
 
    --------------------------------------------------
 
    涪县城下,郭嘉已经出现在了此处,而他的身后就是十一岁的彭羕。还别说,从表面上来看,彭羕他确实不像是害怕。但是他心里其实还是很紧张的,只是表面上一般人看不出来罢了。而彭羕觉得自己跟着凉州军没有错,要不能和郭嘉一起进到这涪县来吗,尽管此时还没有进城去,但是就快要如此了不是。
 
    涪县的益州军守卒们早就发现了他们,而让郭嘉和彭羕两人都停下来后。他们早已有人火速去禀报高沛去了。
 
    没多一会儿,高沛就出现在了涪县城的城头,他往下这么一看,还真是。确实是凉州军来人了,不过是谁自己都不认得。于是便对着郭嘉他们大喊道:“城下何人在此?”
 
    郭嘉对他微微一笑,也喊道:“凉州牧帐下郭嘉郭奉孝!身后是广汉彭羕!”
 
    高沛点点头,至于彭羕他则是自动给忽略了,不过一少年而已,还能让自己如何去重视?而此时他心说,郭嘉郭奉孝?没听说过,不过虽然没听说过其人的名儿,但是其人既然敢如此出现在了涪县的城下,那么看来其人是有事儿要来找自己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