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不知道这些呢但是没有自己主公的命令自己也不能破坏规矩啊自己受

发布时间:2019-01-21 21:06 浏览:
高沛一听,差点儿没从马上掉下来啊,心说自己没多久就要到葭萌关了,可这时候探马居然告诉自己说葭萌关已经丢了,这,他确实是有点儿接受不了。这可是广汉的门户啊,就这么丢了,泠苞身死。看来如今这葭萌关自己肯定是去不了了,高沛心说。他可不认为他自己有本事能把葭萌关从凉州军的手中再给夺回来,自己倒是想,但是没有那本事啊。
 
    高沛对探马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我知道,你下去吧!”
 
    “诺!”
 
    之后高沛下令,大军折返梓潼,不用再去葭萌关了,再向前,自己这是找死,羊入虎口啊。凉州军什么样儿,他高沛还是知道些的,生怕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高沛这时候才想到,自己这是接了个棘手的差事啊,之前光想着自己主公的信任了,但是如今自己可就要面对凉州军了。要是之前如果在葭萌关的话,自己还不会多想,可如今葭萌关都丢了,自己还能去哪啊。
 
    只能是两个地方,折返梓潼,或者是退守涪县。不过权衡了一下,高沛还是选择了折返梓潼。为什么他选择了这个,因为高沛想到,马超不一定会兵进梓潼,因为梓潼其实是可以饶过去的,只是要多花时曰而已。而如今马超已拿下了葭萌关,所以应该不怕再耽误时曰了吧。所以很可能就绕路了,那样儿的话是要过梓潼水,之后才能再到涪县,那么自己此时知道要如何了。
 
    --------------------------------------------------
 
    马超的凉州军在葭萌关休整了整整两曰,然后才和崔安、武安国、魏平等人,带兵离开了葭萌关,向梓潼进发。
 
    等马超带兵达到梓潼城下的时候,然后大军便驻扎在此地了。
 
    探马来报,“报主公,益州军高沛带兵在梓潼水西南岸驻扎,约有两万人马!”
 
    “下去吧,再探!”
 
    “诺!”
 
    马超闻言心说,高沛他这是在防着自己啊。两万人马驻扎在梓潼水的西南岸,不就是怕自己渡过梓潼水,然后直取涪县吗。不过马超心中暗笑,高沛如此作为却做错了,而梓潼如今已经成了自己一定要拿下的一个城了。所以不会绕过去,渡梓潼水,去兵临涪县的。
 
    高沛此时同样儿是得到了探马的禀报,“报将军,凉州军已经在梓潼城下驻扎!”
 
    “知道了!”高沛摆摆手说道。
 
    “诺!”
 
    高沛此时心说,难道自己真是判断失误?马超马孟起他们不准备直接渡梓潼水,而是要拿下梓潼,然后再攻涪县?这个也不是不可能,虽然高沛不太了解马超其人,但是之前在汉中多少是打过交道。他仔细一想,这个也不是没可能啊。不过自己也不能就撤退到梓潼城吧,真要如此的话,马超在渡过梓潼水,自己就追不上他了啊。
 
    就这样儿,高沛是按兵不动,就在梓潼水的西南岸驻扎着。防备着马超渡水,而到了夜晚,也是严加防备着马超“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地敌袭。不过如今他高沛的益州军是驻扎在梓潼水的西南岸,而马超可是在梓潼的城下,不知马超怎么能敌袭到他那儿去呢,更不知道高沛是怎么想的。马超渡水去敌袭?这要那样儿的话,那到时候谁袭谁还不一定呢。
 
    马超终于知道为什么众人都觉得梓潼这地方,刘璋是不会派重兵防御了。和它的地理位置有关,因为自己确实可以绕过梓潼,然后直奔涪县。所以如果刘璋派重兵在梓潼驻守,那么自己渡过梓潼水,奔向了涪县,梓潼的驻军可就没什么用了。所以要想在梓潼防御自己,那就必须在梓潼水的西南岸还有梓潼城内都驻扎下重兵才行,但是刘璋明显是没那么做啊。
 
    探马所报,梓潼城内无非就只有一万士卒的守军,这些就是当地的守卒,可不是益州军的士卒。而高沛他带领的才是正派的益州军,不过马超知道,这却是高沛自己做主驻扎在那儿防范自己的。
 
    其实之前马超也确实不是说对梓潼就是必夺,之前葭萌关那确实是必夺之地,但是梓潼还真就不是。别看最开始的进兵路线说是说了,但是却不代表不能有所改动的。不过当他看到了高沛在梓潼水西南岸的驻军后,马超就已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拿下梓潼再说。(未完待续。)
------------
 
第四二六章 江州城县丞搬兵
 
    此时的梓潼城下,马超依旧是让凉州军休息了一日后,然后这才攻城的。
 
    而高沛如今他是一点儿都不敢轻举妄动,还是,他觉得自己要是离开了梓潼水西南岸,那么马超没准他就要大军渡梓潼水然后就兵进涪县了。所以自己只能是在梓潼水的西南岸按兵不动,时刻注意着马超的动向。结果今日探马来报说,马孟起已经下令全军攻城了。
 
    高沛一听,心说马孟起他这是要来真的啊,他突然觉得好像并不是自己逼迫他马孟起在梓潼不得前进,只能强攻梓潼,而是他马孟起把自己的人马给拖在了梓潼水。本来自己所想的挺好,但是实际好像还是马孟起他掌握着主动啊,而自己一方却是被动的。高沛也不明白,怎么如今形势变成这样儿了。他无比后悔啊,不是后悔自己不该来,而是后悔没请自己主公再派遣个谋士和自己一道,军中要是多出一个智谋之士,这自己还能如此被动吗?
 
    --------------------------------------------------
 
    马超在梓潼城下,已命令大军展开了攻城战。而阆中,赵云已经休整完毕,正带兵向着广汉进发红色仕途最新章节。不过赵云已经安排了三千人马留守城池,而廖化也被赵云给留了下来。廖化虽然心中是不情不愿,但是主帅的命令却是还不得不听从的。其实赵云之前能让自己攻城,自己已经很是受宠若惊了。所以人还得知足,差不多就行。而且把自己留守在阆中,未尝就不是信任自己的表现。
 
    其实赵云觉得,一般还是不会有人去带兵要夺回阆中的。他们有那能力绝对是要先对付自己,然后其次才是收回失地。所以他认为,有廖化在阆中就足够了,就算是一般人来攻,赵云觉得廖化也是能对付得了的。但真要说有高人,赵云觉得他们倒是不会去先对付阆中的廖化,而是早就找自己来了,所以赵云还算放心。
 
    至于阆中剩下的一万多不到两万的守卒,赵云还没太放在心上。一个是成不了气候,再者来说。廖化在军中多年。而虽然之前是在山寨。但是也算有些经验,所以要是还对付不了这些守卒,那可真就白待了。在这上面。赵云还是相信他的。
 
    不过从阆中到广汉这一路可是不好走,而且赵云也明白,刘璋必然是已经派出了援军,但是因为成都距离阆中不近,所以援军得到阆中失守的消息后也许会退守广汉或者其他的地方也说不定。不过要说刘璋不派援军,赵云还是不相信的。但是此时的赵云就总是觉得,一直有所预感,从阆中到广汉,这一路上可不会很太平啊。
 
    --------------------------------------------------
 
    一人一骑从远处拍马而来,到了一座城池的城门口后。来人赶紧下马,交完了钱便牵马快步走了进去。只见此城上两个大字,“江州”。来人进得便是巴郡的治所,也是其第一大城,江州城。
 
    此人来到了太守府门口,对守卫说道:“劳烦通禀一声,就说阆中黄公衡有紧急军情前来禀报太守!”
 
    守卫一听,是半点儿都不敢怠慢。而且一见来人确实像是官吏的模样,而且他们也都知道,阆中此时可是正被凉州军围攻呢,而此人居然是从那儿来得,难道说阆中已经……其中一个守卫赶紧是前去禀报,不敢耽误,要不自己可吃罪不起。至于说什么要钱才能去干活儿,这事儿至少在巴郡太守府这儿是没有的,也不敢有,因为这个太守实在是太严厉了。
 
    而巴郡太守严颜此时正在院中练武,结果守卫过来禀报:“报太守,门外有一人自称是阆中黄公衡,求见太守,说有紧急军情禀报!”
 
    严颜一听,赶紧转过身来,心说阆中黄公衡!还别说,这个名儿他是真听说过,人也见过。要说严颜不可能把蜀郡大小官吏的名儿都给记住,但是阆中县丞黄权黄公衡的名儿他却是记得的。因为他知道这人有才干有本事,而他也想提拔此人到郡中做事儿,不过还没行动呢,结果这今日他倒是过来江州了。
 
    不过严颜一想到紧急军情,还是从阆中来的,心说果然是没好事儿啊,看来阆中八成是已经丢了。而自己派去阆中的探马,明显是没人家黄权来得快。严颜知道黄权本来就是阆中人,不过是孓然一身,没什么亲人。所以他一见大势已去,肯定是早早便离开了,然后快马到江州来的。所以等自己的探马探听到了确切消息再回来,那肯定是要比他晚的。
 
    “快请!”
 
    “诺!”
 
    严颜此时已经收好兵器,回到了屋中,就等着黄权的到来。
 
    不一会儿黄权便到了,“阆中县丞黄权求见太守!”
 
    虽然黄权是说有紧急军情要禀报,但是阆中丢都丢了,所以根本也没什么太过着急的了,而该有的礼数却还是不能少的。
 
    只听严颜说道:“公衡请进!”
 
    黄权进屋,严颜右手一伸,说道:“公衡快坐!”
 
    “谢太守解密天机档案!”
 
    严颜继续道:“公衡此来,是要告诉我阆中已经失守了吧!”
 
    黄权闻言则轻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太守所言不错,阆中,已经失守!”
 
    在黄权看来,严颜他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很正常,他不知道才不正常呢。所以黄权对此当然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而他看到此时的严颜是双目圆睁,向自己问道:“公衡,阆中到底是如何失守的?”
 
    对严颜来说,阆中城失守,他确实是没有意外。因为在他看来其实不过就是早晚的事儿,只是如今这还是有些太早了吧,比自己预料到得还要早。他不认为凉州军有那么强,更不会认为自己阆中的守卒是那么差,所以有必要让黄权再来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也好能了解阆中到底是如何丢失的,如此才行啊。
 
    黄权点点头,就把阆中所发生的一切都给严颜讲了一遍。
 
    严颜一听,用手狠狠一拍桌案,“郅飞误事,郅飞误事啊!”
 
    严颜当然也是知道郅飞胆小,那是出了名儿的,但是却真没想到郅飞他居然想出了这么个“奇计”啊,可不就是“奇计”吗,没打退敌人,反而最后倒是把自己全都给搭进去了。不过严颜却也没去埋怨除郅飞外的其他人,因为这事儿和别人无关,就是他郅飞一人的过失,不过如今其人都已经不在了,算是为主公尽忠了,所以严颜却也不好说太多。
 
    而严颜他对郅飞这个忠诚还是满意的,有一丝敬佩。在他看来,如果益州上下都是如此,那么马孟起还敢虎视益州吗,敢如此带兵犯境吗?
 
    “郅飞的事儿不多言了,今公衡你来我处,怕不是只是来告知我此事的吧?”
 
    严颜当然明白,黄权既然能远道而来,来到江州,那么不可能就是只为了这么一件事儿的。就算他不来,不出两日,自己其实也能得到确切的消息,而且甚至比他所说的还要准确。
 
    黄权闻言则是一笑,“权就知道瞒不过太守啊,权确实是还有要事!”
 
    严颜也是一笑,“公衡但说无妨,不必有所顾虑才是!”
 
    “诺!今敌将赵云初得阆中,其人必带兵进军广汉。权之意便是,恳请太守出兵,半路阻敌!”
 
    严颜一听,他此时对于此事确实是有些为难啊。为什么这样,因为他的身份地位,所以这些都约束着他,虽然他是巴郡太守,但是也不可能是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的。
 
    很简单,如果他严颜只是单纯的大汉巴郡的太守,是个独立的太守,那么他当然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个巴郡太守是大汉的没错,但是同样更是刘璋帐下的。而他则是刘璋的属下,而刘璋是他的主公。在没有主公命令的情况下,私自调兵出战,这个不是什么小事儿。哪怕你有千万个理由,到时候也可能要不行啊。
 
    严颜倒不是怕什么,只是这却是益州的规矩,要不为何他一直都在江州待着,明知道赵云已经带大军压境了,兵困阆中,但是他却是一点儿动作都没有,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虽然之前巴郡阆中遭受了战火没错,但是自己主公没有命令自己如何,而且也从来没交给过自己说让自己可以随便动兵,所以严颜真是不好去带兵阻截赵云。
 
    别看他是巴郡太守,阆中也是巴郡的城池,但是其他事儿基本上太守都可以做主了,但是唯独这个调兵的事儿,他一人做不了主。反正从刘焉那儿开始就是这样儿的,直到刘璋这儿,还是依旧如此。如此,严颜深感为难,规矩不能破啊。
 
    其实黄权作为县丞,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呢,只是如果此时严颜不派兵阻截赵云,那么就得眼睁睁地看着赵云夺下阆中后,从巴郡带兵离开,然后便进军广汉。可到了那时候,自己这边儿再有什么动作也没用了,所以黄权坚定信念,一定要让自己说服严颜出兵才行。
------------
 
第四二七章 入梓潼偶遇人才
 
    严颜听了黄权所说后,他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说道:“唉,公衡你亦当知,我这巴郡太守,可不能轻易动兵的啊!”
 
    虽然严颜是巴郡太守,而黄权只是个阆中县丞,但是严颜确实是把黄权放在和他一个位置上来对话的。请使用访问本站。他很清楚,黄权虽说不是武将,但是本事却不小,以后官职也许还会在自己之上也不一定。
 
    黄权则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太守,如今是事急从权,如果您也不去阻截赵云的话,那么我们可就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带兵进入广汉了!”
 
    严颜心说,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这些呢,但是没有自己主公的命令,自己也不能破坏规矩啊。自己受处罚是小,但是要是以后别人都尽皆效仿,那么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这不是给主公添麻烦吗。
 
    黄权一看,要说严颜也不是不知变通的人,不过他却还是有所顾虑啊。
 
    “太守,如今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如果您真想助主公一臂之力的话,权如今倒是有一法!”
 
    “哦?公衡请讲!”
 
    “诺!权的方法就是太守可一边儿差人送书信于成都,然后这边则动兵阻敌!”
 
    严颜以为黄权能有什么好办法呢,但是这却还是不怎么太好啊。黄权一看,随即便问道,“权敢问太守一句,益州安稳重要否?”
 
    严颜心说,这还用问?于是说道:“自然重要!”
 
    毫不犹豫,严颜回道。黄权一拍手。“这便对了,既然太守也认为益州安稳如此重要,那么为何又不肯出兵阻敌?难道说太守是怕了他赵云赵子龙?还是说是怕了他马孟起的凉州军呢?”
 
    严颜闻言是哈哈大笑,对黄权说道:“公衡。你倒是不必如此激我。今我不肯动兵,乃是为主公考虑,不过如今益州正值多事之秋,我严颜要是再不出兵,那便是对不住老主公对我的知遇之恩!放心好了,就依你言,马上我便书信一封,差人送往成都主公处。而在此我即刻就点兵出发,阻截赵云!如此你看可好了?”
 
    黄权微微一笑,“太守英明果决。如此何惧他马孟起、赵子龙之流!”
 
    严颜则说道:“就怕有人说我怕了他们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