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可他却知道今天来这里简直是龙潭虎穴稍微不留心可能连命都没了

发布时间:2018-06-19 18:02 浏览:
听完这话,燕九显得十分为难:“你这么大岁数了,杀了你一点意思也没有,要不然我出个主意,对你或许有用。”
 
    老头疑惑的问道:“什么主意?”
 
    燕九义正言辞的说道:“我知道霍三有个账本,你先别说拒绝我,我只要知道那个账本在什么地方?是不是花旗银行?你只要说是或者不是就行了!只要你说了真正的答案,我燕九发誓,以后绝对不会找你和你家人的麻烦。”
 
    老头沉默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可始终一个字没说。
 
    燕九笑了笑后说道:“我说到做到,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老头似乎还不相信就这么放他走,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燕九有点恼怒的说道:“你五分钟之内不走的话,我就真找人将你埋了,另外,我说一句实话,这件事最好不要让霍三知道,否则他饶不了你。”
 
    话还没说完,这老头站起身撒腿就跑,这个速度不比年轻人差,这就证明老头身体还是不错的。
 
    我看了看燕九,满意的点点头道:“行呀!你小子现在不光会打打杀杀了,竟然还会有恐吓这一招了,真是让我太吃惊了。”
 
    燕九嘿嘿笑了笑道:“我和义父学了不少东西,可这个是和你学的,你就经常这样恐吓对方。”
 
    我挠挠头:“权当你小子是在夸奖我。”
 
    我们很快上了车,燕九皱眉道:“哥,我就奇怪了。按照道理来说,霍丽丽对霍三爷忠心耿耿,应该是不会说出实话的,可她为什么要说出账本真实所在的地方呢?”
 
    其实,之前我也怀疑霍丽丽说的是假的,可现在霍管家都说那账本是在花旗银行,那么对照起来,应该就是那样吧!
 
    面对燕九的问题,我皱眉道:“如果我猜的没有错,霍丽丽说话基本都是真假参半。更何况,虽然你不想承认,但咱们江春市的花旗银行,确实是整个江春市最安全也最隐秘的地方,哪怕是政府要调查账户来源,也要有很重要的法律依据,而想要将那个东西拿出来,只有让霍三爷自己动手取那账本。”
 
    燕九听到这,不由泄气道:“这怎么可能呢?”
 
 第七百二十八章 勇气
 
    我挠了挠头,笑了笑后说道:“这个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情,不过这件事可能需要好几个部门连哄带骗,才能做到这件事!”
 
    燕九佩服的看了看我:“哥,你能将这样的话说的冠冕堂皇,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嘿嘿一声道:“我再一次权当你在夸奖我。”
 
    过了好半天,他终于忍不住了:“其实我今天做这件事,是想要一个好处,你是不是和桑彪说说,就取消婚礼吧!”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义正言辞的说道。
 
    燕九看出来了,我是铁了心,不由的苦笑道:“完了,从此之后没有自由了。”
 
    我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家,并且打了个电话,确定了一件事,随后考虑了一下,却并没有给骆雨寒的那个号码打电话。我战胜霍风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省里,骆雨寒又怎么能不知道呢?
 
    可是,她并没给我打电话,甚至也没让电视台的那个人给我消息。不过说到电视台,我最近需要给盛世公司打一些广告,而她也要配合我们做一些事情。
 
    也许是太过兴奋了,我竟然失眠了。
 
    这一夜,我打了七八个电话。大多数人被深夜吵起来,都很不爽。可有的人听到是我的时候,声音中带着谄媚,显然怕得罪我而遭受灭顶之灾。
 
    可有的却并没有给我面子,例如刘铮,似乎是刚刚办完个案子,刚睡着就被我的电话打扰,显然是非常不爽。当我说了我的计划之后,他更加的不爽,不过后来经不住我死磨硬泡,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深吸了口气,这一切都准备好了,如果霍三不上当,这一切显然很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想到这里,我来到旁边酒柜,拿了个杯子,拿了瓶红酒后,倒上喝了一口。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喝红酒,不过今天却想要尝试尝试这个味道。
 
    因为这次,我虽然不是将霍家人连根拔掉,可至少让霍三爷罪有应得,只有解决了霍家这个问题,我才能够安心的对付齐四,或者说是齐家。
 
    虽然并不想这么快,但是时机已经来了,绝对不能让霍三成为我的绊脚石,所以我要将他砸得粉碎。
 
    又过了两天,在韩先生那里受教训的霍天赐终于找到了我,经过日晒雨淋的他,身体都变成了古铜色的,最主要的是身上的懒惰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不得不佩服韩先生,真是练兵如神。
 
    当我们坐上车时候,这家伙对着我差点抱头痛哭,大声说道:“你如果要锻炼我,还是让我正常健身吧!那帮人简直太可怕了,稍微不动弹,就拿胶皮棍子抽你,打到你内伤,却偏偏的看不出来。”
 
    我看了他一眼后说道:“你没跑过吗?”
 
    霍天赐苦笑道:“我知道这里虽然受苦,但对我很有好处!所以我是不会跑的。”
 
    我点点头后说道:“行了,不用在这感慨人生了,我们到了!”
 
    我们两个人下了车,抬起头看到一个巨大办公楼,足足有二十层楼。这对于那些大城市来说,当然不算多高。可在我们江春市这种城市,也是地标建筑了。
 
    事到如今,霍天赐不由得犹豫起来,他其实只是个纨绔子弟,霍平东老年得子,自然对他十分溺爱,所以养成了胆小懦弱的性格。
 
    其实,说起来,他和我之前的性格有几分相像。
 
    我冷笑一声:“其实没有什么可是,我实话和你说了吧!今天我们要是将霍三拉下马,那以后霍氏集团和这个霍家大楼就是你的了,可如果你错过今天这个机会,这辈子也不可能掌控霍家,最后只能慢慢的败光家产,穷困潦倒的过下半辈子。”
 
    这?
 
    霍天赐并不是不想给他父亲报仇,也想要霍家的产业,可他却知道今天来这里,简直是龙潭虎穴,稍微不留心可能连命都没了,他毕竟还有一些遗产,实在不行就上外国去,自己外语还行,完全可以过下半辈子。
 
    然而,当霍天赐抬起头的时候,却看到我不屑的表情。他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脸上阴沉的说道:“林白风,我知道你在使用激将法。但你说的没错,如果我这么退缩了,父亲就白死了。所以我会进去,那怕死,也要进去。”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放心,还有我,不是吗?”
 
    我们两人很快来到了霍家大楼门口,两个警卫走过来挡在了我们的面前:“两位,今天是霍氏集团重要的日子,两位请改天再来办事。”
 
    我皱了皱眉头,脸色阴沉的说道:“你们睁开狗眼看看他是谁?”
 
    两个保安看了眼霍天赐说道:“谁呀?我不认识。”
 
    咚咚两拳!
 
    这两个保安直接来了个黑眼圈。所有人都傻眼了,这可是霍家的地盘,竟然有人在这里捣乱。
 
    呼啦一下!
 
    一群保安已经将两个人围了起来。
 
    我冷冷的一笑,张嘴骂道:“你们是猪头吗?这位是霍平东的公子霍天赐,也是霍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之一,你们有什么权利将他挡在外面?”
 
    众多保安脸色难看,他们可知道霍天赐这个名字,听说那家伙是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可不管怎么说,对方还真是霍家的直系子弟。
 
    保安队长脸色难看的盯着霍天赐看了半天,冷哼道:“你们两个在这等着,我现在去禀告。”
 
    没过多长时间,这个家伙快速的走过来:“请霍少爷一个人上去。”
 
    “不行!”
 
    我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老爷子都死得不明不白,我可不放心让少爷单独上去。”
 
    保安队长脸色一变道:“你什么意思?”
 
    我活动了下脖子后说道:“很简单,我不相信你们这帮废物能够保护的了霍少爷。”
 
相关阅读